2015年05月份幸福空間專訪│《與建築大師面對面》負建築派大師─隈研吾

2015-05-22 17:57:33 │ 人物專訪

撰  文 |Rani

圖片提供 |The One南園

[影片] 與建築大師面對面 專訪隈研吾

 

The One南園,是已故建築美學大師漢寶德教授的得意代表作,運用當地的檜木與紅磚等元素,融入自然山水、園林風光的思維,造就了華人世界最大的檜木建築群創作。而屢獲國際大獎的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,作品以日式和風與東方禪為主要風格,由他所獨創的「負建築」、「弱建築」流派,更在當代建築史上佔有舉足輕重的分量,當台灣與日本兩位當代知名建築師的作品相遇,將會碰撞出甚麼樣的火花?

 

在創立三十年的The One南園,迎接出自隈研吾大師之手,費時兩年得以完工的「風檐」大型地景作品,大湖森林柯竹書與楊愛蓮設計師不僅親臨觀摩細品大師作品,更與隈研吾大師面對面,深究大師的設計理念與這次合作的精采過程。

大湖森林:負建築、弱建築是目前當代建築業界對於您的建築作品風格的統稱,那您希望從這樣建築設計的概念上,傳達出甚麼樣的想法?

隈研吾:一開始是在二十世紀的工業社會之中,全部都是水泥建築為主導,對於這樣的情況我覺得不滿意,因為在那樣的建築環境裡讓人感覺不舒適,於是我衍生取代水泥建築的想法,就是所謂的負建築和弱建築,想用更溫柔的素材來建造出讓人感覺柔軟的建築,就像現在所處的這個「風檐」作品一樣,就是我想傳達的想法。

 

大湖森林:在這一次與The One南園配合創作地景藝術的過程當中,隈研吾大師想要傳達什麼樣的概念呢?

隈研吾:The One南園的哲學,除了歷史很重要、檜木很珍貴以外,我們從一開始工作就很享受,這個地方除了有美麗的大自然,更有很棒的歷史感,所以設計概念就是凸顯台灣自己的工程技術。興建這個建築時,要很小心不破壞植物,然後一根一根的慢慢建立,真的很辛苦,但台灣的建築師卻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這個美麗成品,連我們都嚇了一跳,尤其上面的布幕要貼得平滑是很辛苦的,是比外表看起來更困難的建築。

 

738根檜木風檐櫛比鱗次的精準榫接令人驚艷

大湖森林:以現階段的世界建築潮流來看,還是以西方建築在強勢主導,請問未來東洋的建築風格,如何影響將來建築的設計趨勢?

隈研吾:我覺得西洋建築的世代已經快要結束了,因為西洋建築是在二十世紀的工業社會中,美國為了產業發展所以大量製造鋼材,並不是為了人而造的建築,而現在這個世代是需要更溫柔、對人類更好的建築,不適合的工法會慢慢淘汰,在這個世代我覺得是這樣。

 

大湖森林:自古以來,建築堪稱是最巨型的美學作品,對您而言,它代表甚麼樣的意義?對社會而言,又代表甚麼樣的意義?

隈研吾:自古以來,建築就是與把每個個體聚集起來的社會群體有關,也就是說,建築這件事會因為不同的目的而產生,例如:為了生產工作而造,或者是為了公司而造,在二十世紀我們只考慮社會經濟而建造,現代應該要再一次回歸建築的本體─是為了把群體聚集在一起。我所嚮往的弱建築,就是為了將人類聯繫在一起,在這樣的建築理念下,設計出了「風檐」等作品,把愛著同樣地方、愛著同樣文化的大家聚集在一起,朝著這樣的目標努力著。

日觀風檐光影氣象萬千

 

大湖森林:對於未來,請問隈研吾大師期許自己在建築業界,或者是文化領域,可以扮演甚麼樣的角色?或者是產生甚麼樣的影響力?

隈研吾:建築的世界之中,每個人做著自己眼前的工作,沒有時間去考慮自己在這個業界中能扮演甚麼樣的角色,我設計的各種建物,並不是想著一定要按照我的風格設計,重點應該是,考慮怎麼樣是適合所有人,不是想著要蓋得多豪華,而是為大家設身處地考量需求,設計出這樣的建築,我是這麼想的。

 

促成這次合作的The One南園執行長劉邦初,談及合作之初,本著人天共舞的精神,想要做一個大家來可以溫暖、擁抱的一個想法,長年推動負建築的隈研吾建築師,相當契合這次的設計概念,因此開始了這次的合作契機。在這次「風檐」的作品中,所有建築的結構,甚至施工都是在台灣完成,不僅從施作過程中學習,也藉由團隊實踐把在地化做到極致,更是將國際化做到具體的展現。

夜間風檐呈現出極富層次的美感

經由這次的大師面對面訪談,柯竹書設計師表示,「透過與隈研吾大師訪談的機會,讓我對他充滿理想、與關懷的人文內蘊深感佩服,藉由隈研吾大師在台灣第一項大型建築作品,親眼見證了負建築所帶來的震撼與感動。」

大湖森林室內設計公司  │ TEL : +886 2 2633-2700 │台北市內湖區康寧路三段56巷200號1樓 │E : lake_forest@so-net.net.tw